于幼军:我就是一个读书人
南方都市报  2015-01-15 18:22 作者 曹晶晶 莫秀娴

于幼军参加南水北调工作会议

南都讯 记者曹晶晶 实习生莫秀娴 “这几件事我还没做完,很遗憾,拜托各位帮我做完。感谢各位四年的帮助。当官是暂时的,友谊是长存的,这是我的临别赠言……”今日(1月15日)上午,国家南水北调工程建设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于幼军在南水北调工作会议上感慨寄言。

1月14日,人社部官网发布国务院任免国家工作人员通知,“免去于幼军的国务院南水北调工程建设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职务”。就此,已年满62岁的于幼军到龄卸任。 于幼军身边一位工作人员告诉南都记者,于幼军实际已超期“服役”两年,原因在于,近两年是南水北调工程最关键的时候,东线工程前年通水,中线工程去年底通水,在这种情况下,于幼军退休的时间已经是一拖再拖。

工作会议上临别嘱托

今日是南水北调工作会议在河南南阳召开的第二天,于幼军下组参加会议,并主持了全体大会。

于幼军在小组会议上提及卸任一事。“这消息组织上还没通知我,但网上已经给捅出去了。感谢大家这四年的共同努力,感谢大家对我的理解宽容和友善。”

“我看了网友留言,对你评价很高。”一名与会者插了一句。

“昨天看了下,网友对我很友善,我很感动。”于幼军笑了。

在这次会议上,于幼军先下到环保组,“我这是临别赠言,不是临终嘱托……”开场白引来一片笑声。

“我有一些工作还没有做完,希望大家继续把它做好。”他特别交代在建的一批治污项目要如期完成,并发挥工程效益,此外还提出九点深化治污的方向。在中线组会上,于幼军提出接下来的工作要实现转型,从工程建设转型到调水的运营管理和水质保护。他反复强调,水质管理须落到实处。

曾是明星官员

根据国家南水北调办公室官网公布的简历,于幼军1953年1月出生,江苏丰县人,研究生学历,哲学博士学位,1971年1月参加工作。

他曾被誉为“才子”。1985年,于幼军与黎元江合作撰写《社会主义四百年》一书,该书以章回小说和历史演义的体裁讲述社会主义运动史,引发学界轰动,于幼军也贴上学者型官员的标签。

1986年11月,年仅33岁的于幼军任广州市东山区委书记,可谓政坛一颗耀眼的明星。

1994年8月,41岁的于幼军任广东省委常委、宣传部长,成为副省级干部,此后转任深圳、湖南、山西等地。2007年,他主政山西时大力整顿小煤窑,后因黑砖窑事件被问责,结果调任文化部党组书记、副部长时再起波澜,被处以留党察看处分,并被撤销中央委员职务。

被撤职的于幼军后来在国家图书馆读书写作,续写了《社会主义四百年》,完成《社会主义五百年》的编撰。用他的话说,“如此春去秋来,我阅读了三四千万字的图书资料、复印了几百万字资料,写下了上百万字的读书笔记及资料摘录,书桌上的书稿也越摞越厚。最后书读进去了,人走出来了。”

两年后,他以58岁年纪悄然复出,任南水北调办公室副主任。

【对话】

退休后将多呆在广深

今日的南水北调工作会议结束后,于幼军接受了南都记者专访。

南都:您卸任的心情怎样?

于幼军:免职消息一出,我接到好几个电话,有人说你是不是高升了?还有人担心我。其实是正常到龄退休。人社部已经公布了消息,但组织上还没有通知我,所以,我还得“做一天和尚,撞‘好’一天钟。”开完南阳的会议我马上回北京,处理好工作,完成交接。

南都:有思考过退休后的生活吗?

于幼军:没有想得很具体,但读书、写书是一定的,希望以后还能去大学教书,做个“三书”先生。我年轻的时候就当过老师,本来就是一个书生出身,就是一个读书人。现在出去闯荡几十年了,又回来当书生不是很好?我们谁都要回到原点的,只是早晚的问题。

南都:现在在写什么书?

于幼军:《社会主义五百年》第四卷,从1965年写到1978年。我在飞机上都在修改。

南都:您去年出版的《求索民主政治》一书批判力度不小,也具有很大的现实意义。

于幼军:我在那本书的前言和后记里,已把我写这本书的目的说清楚了。我确实是希望国家好。当然,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我认为,只有法治才能使中国走向未来,长治久安。

南都:您是从广东走出去的,退休后会回广东吗?

于幼军:会,以后会多呆在广州和深圳。

南都:工作多年,主政多个地方,您觉得有什么工作特别让您觉得遗憾的?

于幼军:挺多工作没做完,都很遗憾。

南都:最困难的,是不是主政山西的时候?

于幼军:我在山西确实遇到很大困难,不过山西现在的情况让我觉得很可惜。其实山西发展的基础很好,有很好的发展空间,人民朴实,大多数山西干部也很好。现在的状况让我觉得很痛心。

版权声明 南都APP原创内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版权事务:020-87366335
版权邮箱:copyright@nandu.cc
热门跟帖